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石油和煤炭如何“替代”?

作者:365平台 发布日期:2020-02-09 13:50



  煤炭与石油价格一路下行,成为人们普遍高度关注的世界经济热点问题。石油业与煤炭业都是我国各种产业中的庞大产业,其兴衰对社会各个方面都影响巨大,两个产业的相互关系值得人们认真观察、真切认知。

  一直以来,经济学界与能源业流行一个说法:煤炭与石油存在明显的替代关系。不少媒体甚至一些专家学者在论及煤价持续下跌时,往往称,“作为一次能源,石油与煤炭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相关性与可替代性”,“煤炭价格与原油价格的高度正相关性”源于“各类能源之间有可替代性”,“煤炭价格下跌是因为油价暴跌,煤炭与石油具有替代关系”,“石油与煤炭互为能源替代性,根据替代产品价格跟跌的原理,石油价格的大跌,必然导致煤炭需求的大幅度减少,进而带动煤价下降。”

  煤炭与石油真的存在直接的替代关系吗?煤炭价格下跌,是因为石油价格大跌,引起煤炭需求大幅度减少所致的吗?

  所谓替代关系,顾名思义就是指两种商品可以互相替代来满足人们的同一种需求或欲望。能源之间的替代关系,应是指不同能源之间可以相互替代以满足人们同一种用能需求的一种状态。

  能源之间的替代关系,是存在的。比如汽车驱动,人们用汽油与天然气、甲醇、乙醇相互替代;煤电发电,在煤炭紧缺时,用冶金煤替代动力煤;家庭生活用能,用天然气、电和煤炭、薪柴相互替代;煤层气地下气化,用于工业原燃料与民用也可与天然气相互替代。

  但是,能源之间的相互替代是有条件的,这些条件至少包括三个方面:第一,资源赋存。资源赋存的数量规模,决定不同能源之间是否具有可替代性。比如在中国,因受制于资源赋存,煤炭与石油在需求巨大的燃料和动力领域就较少替代,而在原料领域相互有一些替代,这主要集中在新型煤化工与石油化工领域。第二,经济合理。即用一种能源替代另一种能源在资源上有保障、经济效益上可行,不致因使用另一种能源来替代资源上不可持续,成本大幅上升,经济上不可接受;第三,技术可行。就是使用替代能源规模化开发和便捷利用有可靠的技术支持与保障,不会因为技术上不成熟不先进而使能源替代效率效益低下,难以持续。

  有能源专家认为:在众多常规能源中,煤炭与石油的交集最少,相关性最低;在目前经济、技术条件下,煤炭与石油的相互替代受到限制,不存在明显的替代关系。在目前中国和世界,石油与煤炭的储量相差巨大,石油因此难以对煤炭完全形成替代。更重要的是,按照标准煤折算同等发热量计算,石油价格约为煤炭的5倍,天然气价格是煤炭的3倍,这决定了石油和天然气在多数领域直接替代煤炭在经济上不可行。煤炭虽然可以经过加工变成驱动汽车乃至火箭的油类燃料,但因目前石油价格暴跌,煤制油成本过高、经济上不可行,阻碍了煤炭对石油的替代。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煤炭与石油相互间具有很大的不可替代性,这才决定了煤炭与石油在现代经济社会利用的长期并存。这也是为什么近十年地球上一次能源中煤炭所占份额,非但不因石油产量增长而减少,反而上升的缘故。

  当然,并不是说煤炭与石油完全不存在替代关系。比如,我们国家用煤为原料生产甲醇,就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石油。但是,这种替代是受限制的。那就是只能在煤炭储量比较丰富、价格比较便宜的地区,而且国际石油价格必须高到一定程度(比如60美元一桶以上),煤制油拥有成本和市场竞争力(业内曾有分析认为,原油价格在100美元/桶时,煤化工行业一般都有较好的经济效益。在90美元/桶时,有些企业已是微利。若在当前煤价等静态条件下分析,煤制气和煤制油产品的盈亏点分别在油价为65-75美元/桶和75-85美元/桶,烯烃和甲醇等化工产品的盈亏点约在油价为65-70美元/桶);受现有技术条件限制,煤制油规模化生产受经济限制,也不可能大规模替代石油。在全球油价暴跌的背景下,目前中国煤制油公司已建成投产的亏损,无法继续生产,没有建成投产的也停下来,不得不看油价脸色。这表明,煤炭与石油的替代关系是有条件限制的,二者眼下并不存在直接的你增我减、你减我增的相互替代关系。

  在地球上煤炭更易获得、价格也远比石油等其他一次能源便宜,技术上实现煤变油、煤变气成本相对较高的大背景下,煤炭与石油的相互替代性并不明显;当石油价格暴涨时,煤炭对石油具有一定可替代性,但石油对煤炭却不具有可替代性;而在石油价格暴跌时,虽然煤炭替代石油的经济性丧失,但无论是燃料动力领域还是原料领域,石油仍缺少替代煤炭的经济优势。

  煤炭与石油各有各的价值,各有各的用武之地,不存在明显的直接替代关系,这是不争的事实。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石油价格暴跌、煤炭价格也大幅下跌这个现象呢?

  有人抽取2003年3月至2009年5月的297个周样本数据进行计量经济研究,由此得出结论,石油价格与煤炭价格走势趋同,我国国内煤炭价格与国际原油价格之间存在长期均衡关系,这种关系对两者的短期动态变化能够产生有效的制约作用。

  中国煤炭价格波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的原因是经济下行,环保约束,煤炭需求增长放缓,进口增长,导致产能过剩,供大于求。

  资料显示,中国煤炭消费弹性系数,“黄金十年”平均达到1,也就是经济每增长1个百分点,煤炭消费相应增长1个百分点。由于环保约束加大,煤炭消费弹性系数不断下降,未来可能下降至0.3。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率只有7%左右,那就意味着未来煤炭消费年增长率只有2.1%左右,这与“黄金十年”平均年10.4%的消费增长率相去甚远。在缺少预见下,超前投资建设的煤炭产能必然严重过剩。

  现在全国煤炭产能有多少?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至2014年底,全国煤矿数量为1.1万处,产能有40亿吨,在建的产能还有11亿吨,而现在的年需求只有38亿吨(5年后的年需求预测也只有48亿吨)。也就是说,产能目前过剩13亿吨左右。按照年煤炭消费增长3%计算,至少需要5年时间来消化。

  而因进口煤炭占有价格与质量优势,还在继续增长,这又占去一部分国内市场。这决定了国内煤炭过剩产能5年内也未必能够全部消化。

  石油对煤炭是不是毫无影响?也不尽然。只是,这种影响并非直接替代所形成的影响,而是间接的影响。

  首先,石油价格下跌冲击世界经济,这种冲击反过来影响煤炭。石油对经济的影响是两方面的,当油价高涨时,会导致高耗能行业投入成本增加,同时还会导致消费者对高耗能产品需求的降低,从而使工业增长停滞,煤炭需求大幅减少;当油价暴跌时,石油与石油化工的投资需求会大幅减少,这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从而令煤炭需求增长放缓或减少需求。而且,油价暴跌也直接冲击煤化工,导致煤炭需求减少,煤炭企业整体困难。从2014年6月开始,国际原油价格开始持续下跌,煤化工产业的盈利平衡随之被打破,普遍陷于困境。油价下跌也会使消费者增加经济不景气的预期,由之更倾向于增加储蓄、减少消费,从而不利经济增长。更要命的是,伴随油价下跌因素进入整个经济系统,会导致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下滑,加剧通货紧缩的风险。这也会给煤炭消费带来不利影响。

  其次,石油期货兼具金融价格的功能和身份,因此成为众多投机者获利的一个渠道。石油期货是全球期货市场中最大的商品期货品种,与煤炭期货都是以美元作为计价货币,这使得美元的汇率变化会促使油价波动,并让煤价在内的其他期货品种形成一定的同向走势,形成正相关性;石油与煤炭在内的其他期货品种之间,也构建起一种价值意义上的相互关联的替代关系,石油期货价格下跌,会间接引起煤炭价格的下跌。

  显而易见的是,石油与煤炭之间的关联,不是不同能源在使用价值意义上的替代关系,而只是金融市场价值意义上的替代关系。国际油价暴跌对金融性质并不特别突出的国内煤价持续下降的影响,是间接的、有限的。正确认识煤炭与石油的关系,有利于我们正确分析煤炭形势,找到解决煤炭业可持续发展的路径。

365平台